从音乐工业的演化谈如何看待音乐行业的创新

近段时间,音乐app形式发布的专辑很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假如正逢音乐盛世,这几张小app可能就是一些有趣的探索,而目前对于广大关注音乐产业的从业人员而言,他们却嗅到(或期待)更多,有趣的探索变成了“严肃”的试水。在一大片唱片已死的哀鸿遍野的背景下,似乎都在期待某位英雄横空出世,因此对任何一个“可疑”外乡人都投去了更多的目光。
音乐载体的发展和演化其实也就是一个世纪以内的事,简单回顾一下,自从音乐能被某种载体记录下来而不需要专门去听音乐家的演奏开始,音乐作为一个工业逐渐形成。19世纪末开始爱迪生公司发明出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录音机,同时期第一代黑胶唱片也诞生,这个每分钟78转支持不足3分钟演奏的唱片成了如今流行音乐普遍只有几分钟的始作俑者。
音乐介质一步一步地向前进化,出现了LP和磁带,LP已经能每面播放20分钟的音乐,而一盒磁带已经能容纳60分钟的音乐了,这直接影响了对“专辑”的定义, 这个演化过程中也诞生了“概念专辑”这样的艺术形式,黑胶时代被割裂的每首歌几分钟的情况在LP时代又被续了回去。
可惜好景不长,1982年飞利浦研制出音乐CD,并且当年即推出音乐专辑,这种现代数字科技下的产品不但让音质得以更佳的保留,也提供了随意跳曲的高级特性,概念专辑又被葬送了,是的,我说的好景不长是概念专辑这回事,对于音乐工业,CD的诞生确实是有史以来最佳的记录声音的工具了。唱片业(注意,不是音乐工业)最辉煌的年代就来自于这几代音乐媒介的不断进化,最终在CD上面达到高峰。
我们无法估计音乐介质的技术军备竞赛继续下去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因为,网络出现了。
网络的出现改变的是生态圈,而不是技术,mp3只是一个借代,网络上能传播的任何格式,mp3, ogg, wma, ape, flac造成的影响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才都盯着一个问题天天喊:唱片业要死了么?
上面的简单回顾我们同样看到,音乐作为工业的出现不过百来年的历史,它的辉煌却是同技术的进步相关的(没有录制技术,音响技术的突破,也就无从谈起现代唱片业),所以每一次技术的进步,对唱片业都是一次激动人心的跃进,直到网络的诞生让这个荣辱与共的关系突然不成立,唱片业也突然无所适从。
唱片业当然不是第一次面临这种挑战,自20世纪20年代开始,从AM广播到支持立体声的FM广播,再到电视媒体,唱片业感受到了其它传播媒介对行自身赢利的挑战,并且还诞生了ASCAP这样的行业协会来维护行业利益,其中广播行业与之对抗而诞生的BMI甚至也成了如今美国音乐出版行业权利人的利益保障途径,于是本站有一篇文章中有过这样的翻译“商业电台是传统唱片公司的最后一个据点”,也就是说,在与新媒体的斗争中,传统唱片公司基本上是胜利的,迫使了电台、电视等等途径使用音乐必须交费,而后的磁带技术及录音磁带的发展带来的方便的盗版技术,则是唱片工业与技术而不是行业模式的第一次斗争,但由于恰逢美国60年代音乐工业的蓬勃发展,盗版产生的影响基本上被滚滚前进的车轮给辗压过去了,因此在技术反盗版上,唱片业并没有做好准备,也没有多少经验可言。
所以盗版并不能让唱片业死去,曾经它就没让唱片业死去过。在传播不足的年代,盗版反而帮助音乐工业得以迅速繁荣起来,当时个人录制的很多音频资料甚至是后人做音乐历史音乐文化历史等的珍贵素材。现在的情况有了什么变化?显然,刚才的总结中,我有一个限定条件:在传播不足的年代。如今这个条件显然直接被推翻了,我们成天在谈信息洪流,就是因为传播在当下实在是太容易不过的事,几分钟的单曲,几十分钟的专辑,在网络上得到就是几秒钟的事,而以前最为便利的获得音乐的条件不过是主动性不强的电台电视台,以及跑到音像店去买张唱片回来听,其便利程度等于直接被秒杀。
未经授权的复制和传播仍然是盗版,于是唱片业又跟盗版撞上了, 这次的情况与上次却不再相同,不再是一起推动了音乐工业的进一步繁荣,反而是网络下载的超级便利性让人们逐渐开始淡忘了上街买唱片这一以前似乎是非常惬意的体验过程。
屋漏偏遭连夜雨,盗版就盗版吧,网络时代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发了疯一样地发展,很快唱片公司先是在出版发行上失去了优势,接着发现自己连赖以生存的制作和营销也受到了冲击,高新技术的产生居然可以让音乐人用软件来制作以前没有录音棚就干不了事的音乐,并且直接通过各种SNS平台迅速传播开来,SNS对传统内容生产商而言就是一个恐怖的怪物,这是一个封闭却又极其开放的圈子,它自产自销,生产迅速惊人,传播效率极高,传统内容生产商一下子扼不住这一从生产到消费的任何一个环节,他们真的慌了。资源的稀缺性才有价值,以前以这些传统行业的技术高门槛(印刷、电台频率、音乐制作)在新时代都被消解,大家都坐不住了。
对于欧美这样至少还有百年积累的音乐消费市场,不管唱片业怎么样,听众群已经是非常成熟了,而对于中国这样的新兴的音乐市场,好不容易赶上音乐行业辉煌的潮流却发现搭上了末班车,技术环境,生态环境都已经对唱片业不利了,还没有培养出一个成熟的音乐听众群与消费群体,就要面对行业日薄西山的景象,这基本上,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了。虽然有创业者一直在做出各种努力和尝试,而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种种尝试势必被放到放大镜下被冷眼旁观,被分析,被预测,于是,这几年的稍微不同一点的模式,都会不断地见诸于各种产业媒体的报道中,我们一遍一遍地听着spotify, pandora, rdio...就是希冀这些先行者们找到一条CD后让音乐行业再现抢钱盛景的光明大道,在这种情况下,本来略带趣味性的音乐app一样被强行赋予了使命感,似乎它的诞生不是因为多样性的创造力,而是又一次投石问路。
歌手做音乐app的心态倒还平和,是音乐艺术的多种可能性的尝试,而音乐从业人却不得不把每一个新事物都从头到尾审视一遍,看这个新苗值不值得培养成为下一任华山论剑的高手,在此种心态下,我才有写这么一篇文章的原始动力。我认为丧失了创新的原生动力而强找新模式的结局会比较悲观。一个行业该怎么走不像一个产品被股东逼得一定要找赢利模式一样,产品可以强扭,行业的演化在我看来永远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过程,我们应该带着平和的心态看待音乐工业出现的任何新事物,现在形势虽然严峻,但不代表现在出现的新事物就一定要承担救世主的责任。
说回app,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正面分析这个形式,实在因为像我这种手机掉了后一个150块钱的备用机居然用到不想换了的惰性已经没有资格去分析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体验过。也就是说这个有趣的新形式,它更大的意义还是在有趣上。它是对音乐体验的一种延伸或是补充,但是我没看出这种形式能如何取代对音乐的收听方式。音乐与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一副耳机,甚至不需要多高的音质表现,我就可以在坐车的时候、写代码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排除的时候在任何环境,包括嘈杂的环境,聆听音乐。毕竟音乐的诞生,就不是与高保真联系在一起的,而是情绪和情感的表达,这些,是器材发烧党所不能体会的吧。
说得有点乱,我都有点疑惑为什么要扯上历史,仅仅是我在还原这一过程的时候,假想我在画一张信息图,那么就会权衡最近出现的网络电台和音乐app等,会在信息图上占多大一个比重,然后发现,至少对app而言,它在这张图中的位置,似乎还不足以做一个转折点。
音乐家社交网站Fandalism » « 在线电台收听率的调查

Related article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