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ify的D.A. Wallach解析Spotify的付费模式

在我问了“Spotify究竟是如何付费给艺人”后,Grizzly Bear(美国一队shoegazing乐队)就在我的推特页面不断留言轰炸。这已不是个别问题,因为目前确实没有人可以精确预见订阅服务将如何付费给艺人。Grizzly Bear要求每播放一次得到0.001美元。另一位音乐人David Harrell称他在过去三年中,从数字音频中平均每次播放得到接近0.004美元的收益。而在不久前广泛流传的关于艺人从在线播放收益的数据图表显示,厂牌下的艺人歌曲每次播放只有0.00029美元收益。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疑惑是有根据的,网上流媒体如Spotify、Rdio、MOG、Rhapsody的付费样板不及永久的数字下载如iTunes来得透明。该款项是可变的,付费直接由厂牌分配给旗下的艺人,这使得该费用更加混乱。话虽这么说,订阅式的流媒体会在将来的音乐市场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根据最近2011 RIAA 年终数据统计的概述,数字音乐产业的订阅服务总量与2010年比提升了18.9%,而税收则提升了13.5%。这与CD、永久数字下载(MP3)的税收收益相比较还只是个小数目。但你要考虑到作为主要的流媒体公司之一的Spotify在2011年7月份起才开始在美国地区处理该支付的费用。随着流媒体音乐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者数目的增多,我们更加有必要去理解音乐订阅服务背后的财务运作情况。

    在几年前的一次关于在线音乐市场的采访中,我已经认识D.A. Wallach。除了作为领唱和歌曲创作人,D.A.同时是Spotify的“常驻艺术家”。下面是我与D.A.关于Spotify的付费情况的对话记录。

    Mike King:我觉得艺人与Spotify在关于付款问题上有意见的分歧。现在有很多关于spotify对主要厂牌付费问题的讨论,这些讨论常提到你们对待大厂牌和独立艺人的待遇是不平等的。Spotify是否像TuneCore或Cd Baby一样,对大厂牌和独立厂牌、独立艺人区别对待呢?

    D.A. Wallach:我们对无论大厂牌还是独立厂牌都是一视同仁的。我们先后退一步,谈一些基本业务。我们通过两种方式赚钱:第一种方式是从免费用户的广告中赚钱,这些用户只能从电脑中登陆spotify。他们在播放音乐时会有广告插入,这功能大致和youtube相同。我们也没有手机选项提供给免费用户。第二种方式,我们会在订阅中收取费用。在美国,订阅一年服务需要120美元,在英国订阅一年需要120英镑,在欧洲则需要120欧元。

    这两种方式的总收益的70%会被用到支付版税,版税是根据每段音乐的流行程度来按比例抽取。举个例子,如果你有一首歌的播放次数在一个月所有歌曲播放总次数率中占1%,那么你就占我们交的70%版税中的1%,我们将支付歌曲拥有者这些钱。如果你的歌曲来自TuneCore,我们就直接将钱支付给TuneCore。因为TuneCore没有占百分比的收入,TuneCore代表艺人收取费用再直接交给艺人。如果你和厂牌签约,我们就将版税支付给厂牌,再由厂牌按签订的合同来付费给艺人。

    MK:你可以再讲一点关于出版商与版权所有者之间的利益分成问题吗?你们支付的70%版税是如何分配给出版商和版权所有者的?

    D.A.:对于出版商来说,这有一条复杂的计算公式。这个比率是固定的,这已由业内者进行过商议确定了。

    在美国,我们聘用Harry Fox作为我们的代理服务公司,由他们负责把钱分配给出版商。

    MK:所以说你们是支付给大厂牌和独立厂牌的费用是没有区别的?

    D.A.:我们已经处理了上千种不同类型的企业个体,包括有像Orchard和Tunecore等的发行商,UMG等大厂牌,也有数以千计的独立厂牌。这些交易的基本原理和大约数目都在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独立艺人与大厂牌的艺人相比是不会吃亏的,我们认为所有艺人都得到公平的回报。

    MK:你觉得为什么外界对spotify如何支付费用会有这么多猜测呢?而艺人主要关心的是他们看到的支付金额。

    D.A.:这里有三个原因。第一,我们不是大公司,我们现在有400万的注册用户,1500万的活跃用户。这是挺可观的,但这并不惊人。到目前为止我们支付了接近200万美元的版税,这是已经很大的数目。我想人们是在拿我们与iTUnes比较,这是不合理的。iTunes比我们大几个数量级,人们希望看到iTunes的数目,但我们并没有。

    第二,对于版税的问题,人们需要将短期目光放远。我们觉得衡量一首歌是否成功是看在几年时间内有多少人在听,而不是看在一个星期内有多少人听。人们习惯留意到在一个短时间内出现大数目,但这只是事情刚开始发生的前兆。比较iTunes与spotify两个月的销售额并不能反应真实情况。

    我们正在尝试建立一个可以让好音乐永远赚到版税的制度,其时间计算范围与大众现在所熟知的有所不同。这个制度一定要考虑到每个粉丝付费下载一首歌后将来会听的次数。如果你下载的每首歌的播放次数像我听《Dark Side of The Moon》那么多的话,与在spotify播放同样次数相比,下载付费的价格简直微不足道。

    第三个原因是,如果你不熟悉一个付费模版,你肯定会对此感到疑惑。这里没有固定的播放率,当我们的播放率增加时,我们的版税就会相应增加,这样要支付的版税就越来越高了。

    人们的另一个疑惑可能是我们付的版税是直接交给音乐拥有人的(像iTunes那样)。对于一队在厂牌下的乐队来说,厂牌会全面考虑这些版税的账单。我自己的乐队是在UMG旗下,每次我看到我的账单时,都会感到困惑。我希望spotify对版税做出的沟通可以增加整个数字音乐制度的透明度。我们为能交亿万元版税费用感到骄傲,因为这说明我们正在给一个有创意的社区付费,我们也希望艺人们能清楚看到版税的流动。

    MK:我要重申一下,随着Spotify的发展,艺人的收入也会提高,版权持有者提成的比例也会增加。

    D.A.:是的,Spotify越发展,版税的费用应该也会提高。我们需要支付的版税也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增加,我们希望这可以持续下去。如果我们像Netflix一样有2000万订阅者,我们估计将要付给艺人和iTunes一个年度付的差不多。这很容易可以算出来,iTunes的用户平均每年花费60美元下载音乐,而potify的付费用户平均每年付费120元订阅音乐。

    MK:你有想过spotify可以合并其他收入来源吗?例如下载和实体销售。

    D.A.: 无论是实,目前没有任何数体销售还是数字音乐据表明我们所在的市场正在衰退。很多厂牌把我们称为一张额外的支票,因为只有纯收入的增加。我想这准确地看到了我们正在做的事。我们的主要用户多在18~29岁的年龄阶层,这一代在他们的生活中很少为音乐花费过什么。这增加了给艺人和版权持有者的收入来源。对于独立艺人,我们每个月都最多可以付出20~30万美元的版税。

    我们的底线是付费200万美元版税并且感觉到我们真正在推动音乐事业发展。并不是所有的艺人都能因此赚很多钱,但这可以反映出他们在用户中的流行程度。同时,如果你的专辑在亚马逊或iTunes卖不动,你至少也不会损失严重。我们是市场的新来客,我们正在不断发展,而这只会令市场更好。

via: MG

在线流媒体音乐服务能真赚钱吗? » « 传奇乐手 Neil Young 将推音乐服务 Pono,旨在推广高音质音乐

Related article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