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社交网站的“独立基因”

2011年以前,钢琴家阿曼达·帕摩尔(Amanda Palmer)一直苦心经营着自己的“德雷斯顿玩偶”乐队。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Bandcamp网站上,凭借自己弹唱的一张由7首翻唱“电台司令”组成的音乐集,她仅用数分钟便售出价值1.5万美元的数字音乐、实体唱片及周边产品。由此,阿曼达和她的乐队异军突起,美国“公告牌”将其称作“范本式的数字独立音乐成功案例”。

这个“成功案例”的幕后推手伊恩·戴蒙德(Ethan Diamond)曾经是Oddpost邮箱服务的创始人。2008年,伊恩喜欢的一个乐队与厂牌解约后,试图通过自己的官方网站独立发行一张新专辑,但伊恩在购买时接连遇到了付款、下载失败等问题。伊恩同时发现,许多乐队官方网站在搜索引擎上的排位很低,被一些与乐队无关的垃圾网站挤到了后面。数月后,伊恩推出了一个极简主义模块化布局,并允许音乐人充分按照自己的艺术品位和喜好进行个性化和自定义网站,并将其命名为“音乐营”(Bandcamp)。Bandcamp的独立小团队只有四人,一个CEO,一个CTO(技术总监),另外两个工程师分别在西雅图和佛蒙特。伊恩认为,小团队更容易让他理解独立音乐人的需求,从而在网络上得以体现出他们所需要的“自由”空间。

音乐社交网站的“独立基因”

Bandcamp专门针对搜索引擎进行了优化,针对诸如Twitter、Facebook等社交网站提供分享功能。作为一个“专业、适用级”的网络平台,Bandcamp摆脱了iTunes音乐店一成不变的压缩比,为音乐人和购买者提供了MP3、AAC、OGG、FLAC等主流格式。更令独立音乐人兴奋的是,Band camp提供了一整套数据分析工具,它可以帮助网站用户了解自己的歌曲在网站上的收听状况,例如歌曲被完整播放和未播完便跳过的次数,它甚至为音乐人列出了所有的访客来源路径,以便更好地帮助音乐人在其他网站上去营销推广自己的音乐小站。

来自德国柏林的音频共享平台SoundCloud(声云)似乎弥补了Bandcamp的不足,作为“The Hype Machine”(炒作机器)和“We Are Hunted”(一家音乐社交网站)的在线音乐服务平台,丰富的“小工具”使Soundcloud的数百万用户中不乏知名音乐人、独立音乐人,更有大批的音乐爱好者和音频制作人。在使用者看来,SoundCloud最棒的功能之一就是让音乐人与其他人一起进行混音创作。说唱歌手“50Cent”和R.E.M.乐队都曾经使用过SoundCloud举办混音比赛,用户亦可以根据上载音频的时间线对其进行“实时评论”。曾经参与投资Twitter、Foursquare的Union Square Ventures投资公司的弗雷德·威尔逊认为,SoundCloud在Web和移动设备上用音频进行表达和共享音频的在线平台,如同YouTube在视频中所做的。

事实上,Bandcamp、SoundCloud等网站都在依靠“原创、创作型音乐”作为网站中的“官方社交语言”,而Napster的创始人肖恩·帕克(Sean Parker)试图将Spotify(一款在线音乐播放软件)与Facebook连接在一起,使“流行的音乐”成为社交的一部分。在网站建成之时,Spotify同时推出了桌面应用和移动应用等客户终端,在9月份开幕的F8大会上,Facebook宣布全面整合Spotify,让毫无准备的iTunes望尘莫及。尽管苹果也在试图建立“Ping”社交网站,但是由于封闭系统阻隔了与Facebook账号联通的可能,用户不能通过免费的途径互相共享音乐,于是,“99美分”的获利方式,最终成为“苹果音乐社区”注定要失败的原因之一。

音乐社交网站的“独立基因”
音乐社交网站 SPOTIFY CEO 丹尼尔·埃克


音乐社交网络的出现,不只让音乐制作者获益,当Facebook和Twitter将例如Mixlr和Mixcloud等工具结合起来的时候,专业的、“半吊子”的DJ都享受到了平等的互动机会,他们用个人的、应景的方式,将数字音乐带入人群密集的数字空间。这种略带有收益性的音乐交流方式被称作“社交DJ”,其活动已经开始取代传统的音乐传输、录制和在线音乐游戏,分享者可以凭借自己的独特互动方式而被别人赏识,从而在网站中得到积分、现金等回报。Turntable.fm、Rolling.fm很大意义上成就了如同“MC石头”一样的西方音乐爱好者,这些网站也寻找到大量的内容提供商和音乐API(网站接口),鼓励年轻人以音乐作为社交手段,从而达到提供商期望的“音乐营销”目的。

独立音乐协会(AIM)最近发布了一个由54家数字音乐商店和服务商提供的统计数据,iTunes、Spotify和Amazon为全球独立厂牌贡献了94%的收入。由此看出,作为“长尾”的独立音乐数字版权,几乎被数家大公司分割,小规模的服务商又几乎很难跻身一线行列。有趣的是,在Bandcamp首页上,伊恩公布了该网站有关音乐贩卖的数据:“音乐平台自启动至今,已为本站的独立音乐人带来1100万美元的收入。”作为音乐平台,伊恩从音乐人的音乐贩售收入中抽取10%到15%的提成,这远低于iTunes数字音乐商店的“三七分账法”。

在Bandcamp上,阿曼达·帕摩尔专辑的最低售价为“0.84美元+”,事实上,大多数音乐购买者自愿支付了高于0.84美元的价格购买她的音乐。比起之前苹果的iTunes音乐商店的调价,和从69美分到1.29美元的三档定价策略,独立音乐平台上的音乐人享受着更多的自由。在一些网站中,音乐人可以选择天价出售专辑,亦可以选择免费赠送,在价格的灵活策略中,平台与音乐人共同受益。

当然,传统音乐出版业一直对于数字音乐的营收耿耿于怀,在他们看来,数字音乐所创造的巨大收入只有一小部分流入了创作者或者发行公司手中。11月,英国数字内容与唱片发行管理公司(STHoldingsLtd.)将旗下代理的200多家唱片发行机构的全部音乐内容撤出Spotify、Simfy等社交音乐网站,他们不相信Bandcamp、SoundCloud这样的网站会给旗下音乐人带来丰厚的收入,也不明白为什么LadyGaga那首《Poker Face》在Spotify上播放了100万次后,网站只付给她167美元。

来源:和讯科技

Napster即将与 Rhapsody合并 » « 线上音乐的五个趋势

Related article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