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w Factory,说唱分享发布平台

当你热爱的一件事情很小众,小众到你很难在生活中找到同好一起交流、分享、进步,这种孤独感是很痛苦的。这个过程持续久了,也许你的热爱也就被磨灭得差不多了。

于是,各种或垂直的、或横向平台的兴趣类社区或社交应用便应运而生。拿音乐来说吧,如果你讨厌主流乐坛上商业运作的音乐,喜欢独立音乐,你可以在豆瓣音乐Street Voice虾米等(微博也行,只是有点散)网站上发现很多好的音乐,和音乐人;如果你不只听,还创作,你同样可以把你的作品分享到这些平台,利用这些平台的流量让你的作品被最大范围地展现在音乐爱好者的面前,并结识到其他有共同爱好的创作者。

但如果你喜欢的是更小众的音乐风格——比如 HipHop(当然,在美国很大众)——那这些平台就未必帮得到你了。打开这些音乐平台和社区,大半壁江山都被民谣、流行、摇滚这几个流派占据着,虽然也有 Hip Hop、说唱的类别或分区,但无论从音乐数量或是听众数量、播放量来看,都要显少;另外,受欢迎程度的高低也决定了获得推广资源(如首页推荐位)的难易。

既然说唱歌曲很容易就淹没在这些大平台上,说唱歌手们也就对这些大平台的兴趣不那么高涨。观察到了这些后,说唱音乐爱好者张晨,决定动手搭建一个说唱音乐发布平台兼交流社区,让“上不了台面”的 Rapper、作曲人们像创作博客一样去创作,分享他们做音乐的经历。于是便有了Cow Factory

Cow Factory,音乐平台+博客社区

视觉上,这是一个类 Medium 风格的网站,简洁的页面上陈列着一张张歌曲封面,每首歌曲都可以在这个页面直接点击播放。除了歌手,HipHop 伴奏制作人(Beat Maker)也可以在网站上上传自己的伴奏作品,Cow Factory 上开设有 BEAT 专区。

image

说唱歌曲是一种可以很直接真实地表达情绪、想法的音乐形式,大段大段的歌词背后常伴随着创作者对某些事的思考和感慨。考虑到一首歌里真正引起听者共鸣的,正是其所表达的内容背后的故事,张晨希望这些音乐人在 Cow Factory 上贡献音乐的同时,还能够以博客创作的方式把他想借助音乐表达的东西也写出来——可以是歌词的意义、歌曲的创作背景故事等任何藏在音乐背后的东西。

所以,在 Cow Factory 上发布音乐后,每首歌都会有一个独立的博客页面,音乐人可以创作一篇博客展示这首歌背后的故事。就像 Medium, 听众在首页看到或听到哪首歌后,产生了共鸣或兴趣,点击详情按钮即可进入这首歌的博客页面。(目前大部分音乐人都把歌曲博客当成贴歌词的地方,而非创作故事的分享。可能需要进一步引导。)

image2

能以创作人地域分类歌曲的音乐播放器

除了博客的形式,Cow Factory 还提供了一个聚合站内所有歌曲的音乐播放器。这个播放器最令我感到有趣的是,它提供了以创作者地域分类歌曲的功能。

和张晨沟通的过程中,作为一名小小的说唱音乐爱好者,我曾和他探讨过“华语说唱为何没能在国内流行起来”这种“忧国忧民的大问题”。张晨当时曾提到,地域和方言可能是阻碍华语说唱发展的一大因素。仔细想想这的确是其中一个大原因。

image3

在说唱的发源地美国,说唱音乐常以地域区分派系,不同地域之间风格迥异,如东岸、西岸、Dirty South 等;歌手们常常以家乡为傲,在歌词中各种提及自己的家乡,例如 JAY Z 的歌中你会常听到 Blooklyn,Eminem 在演唱会上会骄傲地大喊 Detroit。

也许是在欧美 HipHop 的耳濡目染下,虽然国内说唱整体还未发展到可以细分出地域派系的程度,但国内的说唱歌手也习惯于以地域群合、以家乡和家乡方言为傲。再加上大中国的千百种方言中许多都与普通话相差甚大,方言之间难以互通,于是我们看到成都的“说唱会馆”这种比较著名的说唱组织出品的歌曲大量都是以四川话演唱的;而广东著名的“精气神”组合的歌更几乎都是其他省份的人们听都听不懂的粤语。说唱歌曲本身就语速快、字多,再加上方言问题,这对于有兴趣入门的初级歌迷而言,简直折磨:因为他们听都听不懂。

如果要推动创作者们改变惯用的创作语言,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而对于一个内容聚合的网站和播放器来说,将音乐以创作人的地域分类,也是一个解决歌迷“听不懂”这个痛点的方案之一。

做过的、将会做的、也许会做的一些尝试

Beat Store

制作一首歌的过程中,“作词”比起“制作伴奏”,是门槛更低的一项工作。因此非专业的说唱创作者经常会选择以别人做好的伴奏为底,加上自己创作的歌词,来录制 Mixtape 发布(借用 Mixtape 的形式,创作者可以任何歌曲的伴奏加以混音、衔接,唱入自己的歌词将原歌曲再版,前提是不用于商业盈利)。专门的伴奏制作人很难从制作伴奏中获利;而对于很多歌词创作人而言,寻找好的伴奏又是一个艰难漫长的过程,毕竟网上资源混杂,一不小心用了一些盗版的或歌迷自己去除人声提出来的伴奏出歌,质量差不说,也有可能存在版权风险(如用以盈利)。

张晨想到推出一个 Beat Store 作为伴奏交易平台,解决伴奏制作者和需要伴奏的人双方的需求。伴奏制作者上传自己制作的音乐(一手音源保证质量),同时可以定价,而后其他用户就能在 Beat Store 中直接购买喜欢的伴奏,用以录制自己的歌曲。

而由于支付方面的解决方案不完善、伴奏数量不多等因素,Beat Store 的体验只能说一般。于最近的一次改版中,张晨重新排列了几个页面之间的逻辑关系,取消了原先用以引导点击“Cow Factory”和“Beat Store”两块的一个首页。借此机会,他也把 Beat Store 暂时撤下来,目前正在重新策划 Beat Store 一些细节。

活动

其实,张晨会动手做 Cow Factory,很大程度上也和他表弟有关系。张晨表弟是成都当地的一名说唱爱好者、说唱歌手。与表弟的沟通帮助张晨加深了对说唱歌手圈子的理解,也更清楚了这些说唱创作者们的需求。据他的观察,他认为在 Cow Factory 聚集了足够的音乐人用户后,再开拓一些线上线下活动,应该会取得不错的效果。

具体的想法张晨还没有,但如果 Cow Factory 能够顺应他的远景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说唱音乐发布平台+说唱音乐人社区,这帮重度用户聚在一起合作音乐的需求也许可以通过 Cow Factory 解决;各地域的音乐人和歌迷、入门者的线下交流聚会也能做起来;崇尚 Battle 的说唱歌手也许可以依托 Cow Factory 举行的比赛和同好们一较高低...... 这些都有可能,但现阶段,张晨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做好音乐发布平台这件事上,打磨产品功能、交互和视觉,以及提升稳定性,都是他最近的工作。

音乐合作平台

上次和张晨聊到最后,提到了现在有一些爱好者对说唱音乐非常喜爱,但毕竟创作音乐门槛太高,许多人的热爱还是停留在听的阶段,能有执行力去创作的还是少数。张晨突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做一个合作音乐的平台怎么样?如果 Cow Factory 成为一个开放的协同合作的工具,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借用别人的伴奏片段,改善自己的音乐;又或者每个人都能为某首正在制作的歌曲添加一些合适的元素,使这首歌不断地演化成更好的版本,会怎么样?

听起来是个实现起来很难的想法,挺不靠谱的;事实上,这也的确是一个不怎么靠谱的想法,只是一个方向的随意发散罢。但我认为,音乐爱好者、入门音乐人在寻找音乐合作方面的需求是很大的,也许足够支撑一些想法。敢想总比不想好。

关于张晨和 Cow Factory 的其他

张晨自毕业后几乎一直在外企做软件开发。8 年的软件经验,好几家公司的从事经历,无数个大的、小的、异想天开的项目,这些都经历过后,就像许多其他的 IT 人才,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创业。据我了解,Cow Factory 整个网站到目前为止,张晨只以业余兼职的状态做了几个月,从开发到设计到运营和推广,都是他。

我曾问过张晨对目前全国的独立说唱歌手数量是否有了解,张晨也无法清楚地回答,但他知道不多;我也问了张晨对与盈利模式怎么看,除了 Beat Store 的尝试之外,张晨也暂时没有很清晰的想法。目前在 Cow Factory 上发布音乐的音乐人大概维持在百人量级,而总共发布的歌曲尚未破千;每天来网站上听歌的用户大概几百人到一千多人之间。

这些数据和表现,和现在许多动则十万级用户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相差甚远。但张晨对这些,似乎也不那么在意。一个是项目现在毕竟是启动初期,很多想法还在酝酿;二来是他本身就知道说唱音乐在国内属于小众的音乐流派,爱好者和创作者都很少,但他相信专注在这一种音乐上,为爱好者、创作者们提供到价值,就可以了。毕竟,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豆瓣等音乐平台容易令说唱歌手的作品被淹没于茫茫歌海之中;而目前国内,找一个做得好一些的服务于说唱音乐的社区,其实也都困难。大部分 HipHop 社区都是非常类似功能,即零零散散地发布一些国外 HipHop 明星资讯,体验不好,内容也不好,交流的氛围也很一般,也没有让创作者发布音乐的平台功能,与 Cow Factory 做的不是一件事。

“反正对这个事情感兴趣吧,也不觉得有压力,反正就是努力做做。玩说唱、玩 HipHop 在国内好像总被认为是‘坏孩子’的代名词,但我觉得这种音乐形式其实很有魅力,希望能做点什么吧。”

张晨曾经把自己的项目发去给某音乐产品的联系邮箱,希望寻求建议,而对方的回信很简略,大体意思就是“别做了”。

张晨也曾经给另一音乐产品的联系邮箱发去了同样的邮件,而对方的回信同样简略,大体意思却是“加油”,外加四个感叹号。

via: 36氪

豆瓣音乐人开始尝试广告计划,与音乐人共享收入 » « 数字音乐消费者正从下载向流媒体转变

Related articles

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