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产业是唱片公司搞坏的,请放过 Spotify!

「摩城们卷土重来了!」

去年8月,我们采访了前「碎南瓜乐队」鼓手 Jimmy Chamberlin,在谈及现代音乐产业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时,他这样说道。

20世纪60年代,摩城唱片因为制作出大量冠军单曲而名噪一时,除此之外,它还发掘了包括 Marvin Gaye、Lionel Richie、Michael Jackson、Stevie Wonder 等一众杰出音乐人,在黄金时期赚的盆满钵满。不过,这家公司也因为一些问题而备受争议,比如,摩城就曾将「Money(That's What I Want)」联合创作人 Barrett Strong 的署名从名单中划掉。事发后,摩城却将所有责任推给文员。

事实上,Chamberlin 只是想表达:尽管几乎所有人都将唱片业衰退的责任推到了 Spotify 和 Pandora,但归根究底,唱片业的衰退其实是唱片公司的错。在今天的数字行业,音乐人们之所以能够感受到切肤之痛,是因为这个行业的门槛已经比以往低了很多,而且多样化的内容分销平台为他们提供的分成比例也更少了。相比2000年之前,音乐行业的产值已严重缩水,从142亿美元迅速减少至70亿美元。

谈及90年代的高价唱片时,Chamberlin 表示:「当已经有人像那样掏空听众的钱包时, 剩余的人便会趋之若鹜,唱片业难免会表现出一种『水涨船高』的傲慢姿态。」但现实是,不管有没有 Spotify,唱片公司总能获得唱片销售的大半分成。问题是,音乐人与唱片公司之间,唱片公司与 Spotify 之间,他们签署的协议既不相同,也不透明,更谈不上对等;所以,即便我们需要在宏观层面上鉴定音乐人所获收益的比例,基本也是不可能的。

来自审计机构 Ernst & Young 与法国音乐厂牌交易集团 SNEP 的报告证明,音乐流媒体服务支付的款项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很多。

报告显示,唱片公司能够从 Spotify 和 Deezer 创造的流媒体音乐营收中划到45.6%的分成;而这两家公司只能获得其中的20.8%。对于一家盈利微薄,而且还经常受到外界指责的公司来讲,这并不是好兆头。更糟的是,16.7%的收入还要被用作税款。最后,音乐作品的创作者和表演者只能得到10%到6.8%的营收分成。 如果我们暂时先忽略税务与流媒体音乐服务商获得的分成,唱片公司最终可获得73.1%的营收分成。

那么,唱片公司该怎么为自己辩护?「好吧!」唱片公司高层可能会为自己这样辩解:「在专辑的制作上进行投入成本很高的。」

放在15年前,我们可能会觉得他讲得有道理。不过,21世纪是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这是一个数字为主的时代,生产成本廉价而且速度飞快。相比15年前,录音软件正变得愈来愈完美,价格也便宜了更多。只需900美元,购买一款 ProTools,一位有些才能的青少年就可以录制出一张质量不亚于 Taylor Swift《1989》的唱片。或者,你可以在诸如海盗湾这样的盗版资源网站免费下载到这款软件。

此外,唱片公司无需再为了音乐人能够获得巨大的曝光度,而安排声势浩大的世界巡演,或买通电台增加音乐的播放时间。没错,背后有一支专门负责营销的团队,固然对音乐人影响的提升有很大帮助,但开放的、民主的社交网络也掌握着一些庞大的资源。无需过量预算的前提下,那些有见识的音乐人就可以在社交平台上为自己酝酿一场变革。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案例,是说唱歌手 Ryan Leslie 的经历。2008年,Leslie 通过摩城发行了他的首张专辑,售出了18万份;不过,Leslie 最终的收益却未扣除摩城给他的10万美元的制作和营销预付款。与此相比,Leslie 的第二张专辑虽然只售出了1.2万张,却拿到了16万美元的收益。如果我们将专辑周边和巡演门票算上的话,Leslie 仅凭这张专辑就获得了超过40万美元的收入。

唱片公司正变得更加贪婪,但他们能为音乐人们提供的帮助却越来越有限,尤其考虑到这是一个以数字为中心的时代。音乐人一定要签约唱片公司才会火吗?也许是时候打破这个传统了。事实上,这种关系链已悄然在发生质变。

西雅图说唱组合 Macklemore & Ryan Lewis 曾通过 YouTube 走红网络,因此也获得大量关注者,而这些关注者便是他们在保持独立音乐人身份之前的商业化资源。「Thrift Shop」走红后,尽管他们俩也接触过一些主流唱片公司,但不变的是,Macklemore & Ryan Lewis 并未去锲而不舍地去追求电台和卖场。

例如 Macklemore & Ryan Lewis 这样的成功故事在持续不断发生,但它们会不断重复吗?或者,如果唱片公司能够允许音乐人保持独立身份,但为他们提供一些可行的协助推广方案,这样的混合式模式可行吗?

Ryan Leslie 认为,一切皆有可能。

为此,Ryan Leslie 创立了 Disruptive Multimedia,目前正在募集资金;该公司声称,其是第一家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唱片公司。

Disruptive Multimedia 的工作流程是这样的:

音乐人需要与 Disruptive Multimedia 签署合约,之后,他将获得该公司提供的一些社会化推广资源与分析工具,以及一些营销预付金。唱片发行后,Disruptive Multimedia 将会从收益中提取20%的分成,扣除营销预付费用。例如,某位音乐人最初申请了1万美元的营销预付费用,而专辑的收入共为16万美元。最终,Disruptive Multimedia 将获得4.2万美元的分成,而音乐人会保留剩余的11.8万美元。相比唱片公司73.1%的分成比例,Disruptive Multimedia 仅有26%过一点。

我们暂时还不知道 Leslie 的 Disruptive Multimedia 到底会不会做起来,即便它最后成功了,主流唱片公司的魅力还是会令音乐人们神魂颠倒。这样一来,唱片公司和它们过时的规则便不会因此毁灭。

与此同时,音乐人们也许应该团结起来,联合去抵制唱片公司的「不平等条约」。当然,他们也应该少一些对 Spotify 这样的服务的抱怨!

via: Pando, tech2ipo

调查显示艺人在线流音乐平台收入少归因于唱片公司 » « 阿里巴巴与贝塔斯曼签署数字音乐分发协议

Related article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