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的潘多拉音乐盒

流媒体音乐服务对于音乐人来说是一场地地道道的灾难,在某种程度上,这和过去的盗版与共享一样伤害音乐人。当然,最受伤的是那些普通音乐人。其实,对于唱片厂商和流媒体服务商来说,它都是个潘多拉魔盒,唱歌的那种。

文/张书乐
原载于《创新时代》10月刊

与iPhone5同一个发布会上发布的另一个关注度小很多的消息是,苹果宣布准备升级其iTunes商店,会变得更加移动友好,会整合进Facebook、更好的搜索以及其他移动化的特点。表面上看,这个消息并没有iPhone5那样振奋人心,但却实实在在传递出了苹果的野心——大一统数字音乐市场。当然,不能够振奋人心的另一个原因是,很多音乐人对于苹果推动数字音乐大繁荣感到很忧伤,钱的忧伤。

当然,唱片厂商和流媒体服务商也未必好过,一个潘多拉音乐魔盒正在打开……


音乐人:潘多拉魔盒底下的希望

流媒体音乐服务对于音乐人来说是一场地地道道的灾难,在某种程度上,这和过去的盗版与共享一样伤害音乐人。当然,最受伤的是那些普通音乐人。

阳光的一面是,根据尼尔森报告的数据,2011年,美国音乐市场总销售额突破1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其中,数字音乐销售额为12.7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4%。而实体音乐销售额为2.28亿美元,相比2010年下降了5%。而在2012年上半年,美国数字音乐专辑的销量比2011年同期增长了14%,数字单曲的销量上升了6%。

这一切都在说明一个问题,数字音乐将是大势所趋,而作为其载体,流媒体的前景非常乐观。有阳光就会有阴暗,销售额上去了,但音乐人的收入又如何呢?

音乐人乔什·戴维森(Josh Davison)曝光的其乐队Parks and Gardens在Spotify和iTunes Match两个流媒体平台上的收入:“iTunes Match用户每下载一首歌,向我们付费0.00330526797710美元,Spotify上面的情况稍好一些,每首0.00966947678815美元。”

从这个超长的数字上我们能看到什么?Parks and Gardens乐队一首歌要想从iTunes Match获得一美分的收入,则它的下载次数必须要超过三次。然而事情还没有完结,音乐人每年还要向数字音乐发布服务TuneCore支付50美元的费用。这意味着一首歌只有下载15127次,他们才能在发行渠道方面实现收支平衡。Spotify上面的情况稍好一些,但仍需下载5171次才能实现收支平衡。戴维森说,无论是哪种流媒体服务,他的音乐作品下载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流媒体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恰好有一家全球知名的流媒体公司就叫做Pandora。

对于音乐人来说,在美国等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健全的国家,已经不用过于担心自己的作品被完全免费的共享了,可流媒体尽管可以带来利益,但这利益就如同潘多拉盒子里的希望那样,看得见摸不着,而一旦打开,无数灾难就会释放出来。当然,在中国,因为庞大的“共享”体系存在,从流媒体盈利连讨论的价值都没有。

当然,也并非所有音乐人都觉得流媒体是一个魔盒。那些有数百万粉丝支撑、在流媒体点播排名靠前的歌手并不担心盈利问题,流媒体成为了他们歌声的放大器。比如有一千万推特粉丝的Lady Gaga,正是用数字音乐和社交网络成就了她的音乐传奇。

唱片商:合作就好像在出卖自己

今年早期的一份报告指出在瑞典,流媒体已经占据了唱片公司收入的42%,跟CD的份额相同。

而另一则新闻也说明了流媒体已经日益成为唱片公司的选择。8月1日,亚马逊就旗下云端音乐播放服务Cloud Player与美国四大唱片公司达成内容授权协议,也就是说,从即日起,从现在起,用户可以从Cloud Player云端音乐播放器下载维旺迪旗下环球唱片公司、索尼旗下音乐业务、百代唱片以及俄裔美国亿万富翁莱恩·布拉瓦特尼克(Len Blavatnik)旗下华纳音乐公司等四大唱片公司的歌曲。

四大唱片公司的支持,无疑让亚马逊和它目前处于劣势的平板电脑Kindle Fire拥有了和苹果音乐服务iTunes以及iPad、iPhone等产品挑战的实力。

然而看似和流媒体音乐服务无关的新闻也几乎在同时发出,即备受关注的新苹果电视(Apple TV)年内依然难产,但并非技术问题,而是有线电视公司不愿意为其提供内容,在开发第一款 Apple TV时,苹果就曾与有线公司、媒体商谈判,2007年 Apple TV与iPhone同时发布。在产品上市之前,苹果与有线电视商Comcast的谈判破裂,因为有线公司不让苹果控制整个体验,也不愿分享数据,不给让苹果接入Comcast所有的视频内容。CBS董事长、CEO莱斯·穆恩维斯(Les Moonves)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曾拒绝不同提议。而时至今日,以时代华纳为代表的有线电视商们,依然拒绝和苹果合作。

同样是流媒体,何以唱片厂商就能畅通无阻,而有线电视厂商则阻力极大?

一个关键的因素在于,当年苹果依托ipod载体和iTunes平台进军数字音乐服务时,整个唱片行业正因为网络共享音乐而虚弱到了极致,因此,才会抓住苹果这个救命稻草,最终也成就了众多流媒体服务商。而电视则不同,尽管也遭遇危机,但是Hulu模式改变了命运,美国国家广播环球公司和福克斯广播公司共同建设的这个视频网站,集合了索尼、米高梅、华纳兄弟、狮门影业及NBA等80多家内容制作商,使得数字视频服务既可以高清免费、又可以通过精准广告盈利。这使得数字视频足够强势到拒绝苹果介入。

而反观唱片公司,“其实他们在一开始并非不知道和流媒体合作无异于饮鸩止渴,现在看似可观的数字音乐盈利其实只是将过去来自实体音乐的利润做了重新分配而已。”一位评论人如是说:“可在当时,他们不得不选择卖身,因为共享音乐已经把他们逼到了绝路,而iTunes、Spotify这类可以分账的高品质流媒体音乐服务让他们找到了救命稻草。结果唱片厂商成就了流媒体,但同时,也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脆弱,不得不事事听命于流媒体。”

流媒体:拒绝共享此刻压力山大

一场诉讼正在等待着流媒体.

主演《虎胆龙威》系列卖座大片的好莱坞著名影星布鲁斯·威利斯最近准备在现实中挑战苹果。9月3日,知情人士称,布鲁斯·威利斯因为无法自己将从iTunes上下载的音乐赠与女儿,而要将苹果告上法庭。

威利斯今年57岁,已在iTunes上花费数千美元下载音乐,因此希望在自己过世后将这些音乐留给三个女儿。但看起来人之常情的一件事却无法得到认可,因为根据iTunes当前的规定,用户只能是“借听”这些歌曲,而并不真正拥有它们。这意味着,当音乐收集者过世后,这些音乐就变得毫无价值。此外,如果苹果发现用户与他人共享音乐曲目,则会冻结其iTunes帐户。

这类一锤子买卖在中国可以被称之为“霸王条款”,但在美国确实是有知识产权依据的。而且也是目前流媒体保持盈利能力的关键,特别是面对无处不在的共享音乐攻击来说。

一旦防线崩溃,对于流媒体来说将是灾难性的,因为这将意味着更少的人付费购买数字音乐。尽管目前来说,流媒体上的数字音乐价格非常廉价,如亚马逊Cloud Player服务有两个版本,免费版本让用户最多可以下载250首歌曲,而付费版本的年费是24.99美元,让用户最多可以下载25万首歌曲。

而且免费趋势也在加重,尽管一对一购买的数字音乐市场iTunes在西方占到了85%的市场份额,但Spotify、Pandora、 Rdio类似的在线流媒体服务所推出的免费点歌等服务正在让苹果重新考量市场。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是,苹果将正式推出一个本地化的广播服务,用户同样可以通过该服务享受到授权的音乐,这与推出的音乐服务类似。新服务将有助于苹果巩固其在在线音乐市场的霸主地位。

很显然,流媒体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了,尽管销售看上去很美,但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希望还在盒子底下没有飞出来。

三星与Spotify达成流媒体音乐服务协议 » « Nielsen:数字音乐销售增长15%

Related articles

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