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继续曝在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收入

“Spotify之类的流媒体音乐服务将成未来发展大势”,这话说了有些日子了。不过这种订阅模式新服务真的给音乐人带来过真金白银的回报吗?每下载一首歌,他们从中获益还不到1美分,真是情何以堪啊。

(编者注:以下分析针对海外市场,即暂不考虑盗版的情况。)

梦想照进现实

流媒体音乐服务对普通消费者来说,每个月只要付上一次费,他们就能下载自己喜欢的任何音乐,而且拥有某首歌前不需要预先花一分钱。

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这种“流媒体租赁”模式对音乐人而言同样如此。

想搞清楚Spotify或苹果iTunes Match云服务的盈利状况,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主要是因为双方都缺乏透明:音乐人自己不愿对外公布分成数字,流媒体服务同样不希望此类协议曝光。

不过,最终还是有音乐人按捺不住,公开了这种数据。我们先来看一看乔什·戴维森(Josh Davison)周一曝光的其乐队Parks and Gardens在Spotify和iTunes Match两个平台上的收入:“iTunes Match用户每下载一首歌,向我们付费0.00330526797710美元,Spotify上面的情况稍好一些,每首0.00966947678815美元。”

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用户每从苹果云音乐服务下载一首歌,虽然Spotify给的分成会略高一些,但戴维森获得的收入还不到三分之一美分(小数点后这么多位,一定是高级黑)。也就是说,Parks and Gardens乐队一首歌要想从iTunes Match获得一美分的收入,则它的下载次数必须要超过三次。

收支难以平衡

此外,为了能让自己的作品出现在这些流媒体服务上,音乐人每年还要向数字音乐发布服务TuneCore支付50美元的费用。这意味着一首歌只有下载15,127次,他们才能在发行渠道方面实现收支平衡。Spotify上面的情况稍好一些,但仍需下载5,171次才能实现收支平衡。TuneCore不会从音乐销售中获得分成。

根据现有模式,一旦用户购买了歌曲,而他或她又是iTunes Match的订阅用户,那么他们就能以流媒体的形式从云端播放歌曲。

继戴维森之后,Web开发者斯科特·布西米(Scott Buscemi)也曝光了他的客户HoneyBoy DUPree在Spotify、Spotify Free、iTunes Match和Rhapsody等热门流媒体服务的收入情况。我们从中可以看到,HoneyBoy Dupree的情况比戴维森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之前曾谈论过这些数字,通过iTunes Match这个渠道发布,一首歌只有下载1.5万次才能收支平衡,虽然在Spotify上面的情况略好一些。但如果换作是不知名的音乐人,他们通过流媒体服务获得的收入甚至还没有这么多。

戴维森说,无论是哪种流媒体服务,他的音乐作品下载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而布西米则提供了更为详细的数据,按照不同服务进行了分类:“HoneyBoy Dupree的作品在iTunes Match下载了6次,在Rhapsody下载了10次,SpotifyFree是45次,Spotify最多,达到150次。”

音乐人的“黑洞”

这些数字的确没有什么新鲜之处。由于没有数百万粉丝的支持来推高下载量,那些音乐界的无名小辈在与流媒体服务谈判中毫无筹码可言,其境遇也可想而知。澳洲著名八卦新闻网站Crikey就称,对于音乐人而言,流媒体服务就是一个“黑洞”。

它当时指出,去年流媒体收入在瑞典所有唱片公司的总营收中所占的比例约为42%,与CD的营收占比差不多。至于最终有多少会流入音乐人的腰包,即便各方数据存在差异,但肯定都屈指可数。

The Trichordist早在今年4月就对一个拥有87张专辑和1280首单曲的独立目录表作出了详细分析,发现它们在Spotify上面每下载一次的收入只有0.005美元左右,仅仅相当于在iTunes上面收入的140分之一。

这并不是说音乐人的流媒体收入不会出现增长。根据汉斯·汉德格拉夫(Hans Handgraaf)在博客SpotiDJ上公布的数据显示,随着Spotify用户数的不断增长,他的流媒体收入比重也在逐步增长。截至今年9月份,Spotify贡献的收入在汉德格拉夫作品总收入的占比达到57.7%。

via: 凤凰财经

Licensing Your Music » « 苹果可能推出类Pandora的服务

Related articles

Review